萨赫

cn坠落莲的世界第一无脑夜廻吹!

卡农小哥哥的衣服终于解锁了!!!他太好看了!!!!

它掉下来了?!?!?!?!

我第二页都还没画完他就掉下来了卧槽?!?!?!


我还没有扫描它就掉下来了?!?!?

某个妖怪所度过的夜晚 -4.夜廻-

*我!终于进入了主线了啊!
试图让夜廻篇和蜈蚣篇的时间轴一致…尽力
本系列以大于周更小于月更的速度更新.还请不要太过的期待(啥啊



夜廻心头有点闷闷的.

它能确定自己应该是干了一件好事,但却完全不知道接下来该做些什么. 这种迷茫的感觉对于夜廻来讲是非常久远的事了,毕竟隔壁的那位山神先生已经很久没有再次寻找祭品了,一片平静之中,夜廻也甚至在这漫长的平安里,迷迷糊糊的认为本来生活就是应该这样的.

所以它又怎么会想到,山神这次一抓,就是两个人,而这其中一个人,竟然还能逃出来.

棕色头发的女孩子的哭声没有停过,从她入从天而降一般的出现在夜廻面前,到后面稳稳地来到了这个算是安全的工厂,从头到尾,她的眼泪就没有停过.
夜廻站在她的身后挠了挠头,他很想蹲下来,面对面着这个女孩,认认真真地询问她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但无论从哪方面来看,女孩大概都没有处在一个可以心平气和的告诉它事情起因经过的状态.
夜廻叹了口气,俯下身拍了拍地板,索性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朝着工厂门口的方向不耐烦的瞥了一眼. 那个被关在工厂外的,原本是与少女一起到来的男人仍然不知疲惫的发出着令人心烦的喧闹声,他拉扯着门栏,试图破门而入,老旧的铁门不断发出了痛苦的呻吟,但那个男人并没有在意,反而是更加变本加厉的吼着那些夜廻听得莫名其妙的话语.
关于你女朋友去哪里这件事,我怎么会知道啊…
大多数的成年人已都是如此,只要看到长相凶恶的生物就会本能地觉得它是带来一切灾难的罪魁祸首,夜廻已经无数次经历过这种事情了,早已习惯. 但和一个女孩子一同听着这烦躁的叫声,却还是第一次.
夜廻从还没有坐热的地板上又重新站了起来,它低下头端详着这个女孩子,说实话,她的年龄完全算得上一个少女,已经不是自己所管辖的年龄范围了. 夜廻它只是想找那些和自己年龄相当的小孩子,在夜晚降临之际好好的保护他们. 而对于这种比自己要来着大了许多的少女,夜廻完全束手无策.
它再次挠了挠头,倍感尴尬,但也还是没有办法,只好继续等着这孩子停止哭泣. 它蹲了下来,面对面的看着坐在石墩上的少女,思考了半晌,最后也只是决定伸出一只手来摸摸女孩的头.
女孩低着头,任由着夜廻摆弄着她的头发. 摸着头的夜廻感觉女孩似乎深吸了一口气,接着,再慢慢的吐出了言语.

“……你是什么?”
那一下,夜廻差点感觉自己呛到了口水.

女孩终于张开了嘴,正视着夜廻的眼睛. 这实在是太过突然了,以至于让夜廻感觉到了过多的惊讶. 盯着自己的那双眼睛,是双很漂亮的眼睛,和夜廻的不同,这是一双人类的眼睛,明亮,清澈,仿佛可以从中看清世界的倒象. 虽然眼角还残留着方才的泪水,但这并不妨碍它们的美丽.
夜廻端详着这双眼睛里倒映出来得自己,喔,不能算上好看的身姿,肥硕的、灰暗的,再加上两个破破烂烂的麻布袋,乍一看就像是一只巨大的苍蝇. 夜廻感到了比刚刚二人沉默还要令人窒息的尴尬,也许它应该蒙个面,使自己不要如此丑陋的出现在女孩的面前.

我们是一个妖怪,住在小镇里的妖怪。”
夜廻伸出手在空中比划着,试图表达自己的意思.
但女孩并没有明白,而是一脸困惑,带着些许的惊讶再次问道:
“………你在说什么呀?”
“妖怪,是妖怪哦。你难道没发现吗,你这个小镇里全是……”

仿佛喉咙被卡住了一般,夜廻说不出话了. 它想起了为什么女孩如此的疑惑,并不是她不明白自己说的话里的含义,而是单纯的听不懂夜廻自己的语言. 自己并不会人类的语言,平时说的也都是妖怪之间所独立的语言,在她耳中,自己大概只是不停的发出一些奇怪的吼叫吧.
好吧,这算是我们的错。

夜廻叹了口气,一脸焦虑的摸了摸额头.

女孩则更为茫然,她歪了歪头,皱着眉盯着面前这个奇怪的生物这一系列奇怪的动作.

男人还在外面喧闹,刚刚女孩被抓进去前一不小心丢失的护身符,现在正成为了这个人叫嚣的资本.
某个比女孩年龄还要再小一点点的孩子,独自一人站在夜晚的空地上,捡起里掉落的手电筒,眼里充满了迷惑和不安.
懒散的打了个哈欠,百足神今天也在注视着那山上的神明,试图找出它的把柄,让它毁灭.

今夜的小镇,不如往日的那么平静.

这几张是开满了连锁店的稻荷神小姐姐的专场哦

还是想埋胸。

(刚刚发的时候漏了一张我简直太傻了……

p1自家设定里的蜈蚣先生

性格设定上是个外表腹黑但其实是很温柔的一个人

虽然这个温柔仅限于人类(。)

关于隔壁夜廻的挑衅直接往死里打就好了.

p2一个随手的条漫 自己的缘天尊是个脸上写着“傻子”并且实际上就是一个傻子的傻子.

p3条漫 我很想发扬一下蜈蚣神x夜廻这对邪教啊.

有什么时候写些文好了…

画了一下岚少实况支线p里夜廻先生的借厕所梗wwww
超可爱但又很容易被抓去警局的哦夜廻先生!
最后 还是想问一下 为什么你们玩拟人的时候都不带上夜廻的啊摔!!!!!!

p1和p2都是自己家的夜廻的私设!p3p4是蜈蚣私设和缘天尊私设的草稿!p5是随手画的一个条漫(x

不得不说夜廻真的是太可爱了

然后下面的一大长段全是自己吹夜廻的内容(…)

翻了好多lof和岚少视频下面的评论发现大部分人分析的重点似乎都是蜈蚣和缘天尊两位神明先生上面!对此本作真·吉祥物呸男主角表示强烈谴责!于是作为对于本命的一点爱意,这里开始解剖一下这位名为夜廻的妖怪先生的故事吧!!

*注意事項
以下内容仅供娱乐 其实根本没什么营养
大部分都为作者自己的脑洞
顺序非常的杂乱
废话 非常 的 多
没看过小说 只是从别人的分析里得到只言片语
很多内容源于av6723335


👉夜廻的身份

在小说中,河边女鬼的男朋友曾用蜈蚣神给的护身符挑衅过夜廻,但不仅一点作用都没有甚至这个男的还直接被夜廻干了一顿(?),而在妹妹被蜈蚣拜托将盐放入盘中的时候,夜廻也会突然出现. 不论是姐姐的护身符,还是蜈蚣给的盐巴,这都是可以驱鬼的宝物. 盐巴可能只能驱赶比较低级的鬼,但是护身符是已经强到可以将已经堕落了的山神也给击败的地步,从这可以很明显的看出,夜廻并不是普通的妖怪,甚至都不是堕落的神明,可以算得上是一位非常正经的生物了. 但既然不是妖怪,又没见的他有身为神明应该有的神社,不管是像山神那样已经破旧的也好,或者像是缘天尊那样都褪色了的也好,甚至连二代里蜈蚣被拆除了的神社也好,他都没有. 游戏里没有透露出一点他有或者曾经有类似于神社这样的东西的信息,那么说他不是神明吧,可是哪有妖怪会这么的嚣张啊, 那么这样就可以推断出,夜廻是于神明和妖怪之间的存在了. 再加上小说里的一段传言,「夜廻是一种会带来不幸的生物」于是这么一来二去的推测,个人猜想、夜廻大概是一个类似于「衰神」这样的存在.

这么一来居然也都解释的通了,衰神,没有神社也是正常的,毕竟谁会为衰神建造神社的呢?但又还算是个神明,也不会对那些驱鬼的东西有反应. 这样也挺好的,既不怕像缘天尊那样被负能的愿望感染,也不用担心像蜈蚣那样神社被拆除,“反正从一开始就没有信徒,以后有没有我也无所谓啦—” 那种凄惨感(…)


👉夜廻的工厂

为什么夜廻喜欢把人抓到工厂里呢,说白了其实我也不知道啊!在我写的那个“某个妖怪所度过的夜晚”系列里说的是以前的神社盖在工厂那边后来被拆除了,但是因为习惯所以有事没事还是会往那边跑,这个观念也被上面那一大段夜廻的身份的分析给推翻了好嘛!
因为没看过小说所以不知道小说关于这点又没有相应的描写、但这里就先当没有来瞎几把乱分析吧!
作为一个衰神,虽然没有神社,但至少也会有一个据点. 那么应该是从很早以前,夜廻就是将工厂作为自己的据点了.(严重怀疑那个工厂也是因为这个衰神天天来给废弃掉的(…)) 而工厂里为什么会有这么多妖怪,其实不确定夜廻知道不知道,就按他知道的来讲吧,夜廻虽然可能在很多地方都是一直在帮忙,但是夜廻只是在尽自己和姐姐的约定罢了,而妖怪们也许一开始只有几头,夜廻也没怎么管,毕竟这也不能算是自己家,也没有正当理由可以赶他们走,就让他们呆在这里了. 于是夜廻将小孩抓来也是塞进笼子里保护他们的安全. 但总有那么几个比较浪的从笼子里跑出来,被路过的鬼给nen死了,也形成怨念变成了鬼,所以鬼就越来越多啦.
但是工厂里在某种意义来说还是安全的,至少山神还不会来这里去抓小孩. 而姐姐也是在夜廻分心和别人打架的时候才被山神抓走的.


👉夜廻的立场

小说里曾说过,神明是没有善恶之分的,他们的立场只会因为自己信徒向他们所许的愿望而改变. 而没有信徒的夜廻,应该是处于一个中立善良的地位. 在小说里,也是一种完全在帮助姐姐和妹妹的情况. 所以,夜廻是好人啊!!!想干的一直只有帮助主角而已啊!


👉夜廻的文化程度

夜廻他是个文盲、文盲,虽然我知道这样说会很丢脸但他真的是个文盲啊!而且大概还是属于听得懂人话但是自己不会说的那种程度!如果他会说话早就像蜈蚣那样根妹妹交成好朋友“噢大笨蛋你不要去那边很危险的——”那种感觉(蜈蚣:会说话的骄傲ˊ_>ˋ),也更不会出现在那次夜廻出现在妹妹的家里时妹妹那份惊恐了(你等等我只是来送份信的你怕啥啊). 既然都聊到了语言方面了,就顺便来说一下山神和缘天尊,山神会说话这是妥妥的,不仅会说话还会假装成新手教程也是恶毒,至于缘天尊,他没戴眼镜(暴走)的时候应该是既听不懂人话也不会说人话,他戴眼镜(冷静)的时候应该是听得懂人话也会说人话. 至于是不是文盲,大概所有人中只有夜廻是了吧.

于是把大家的语文水平总结一下
山神、蜈蚣:大学毕业
缘天尊:一会中学一会幼儿园谁也拦不住
夜廻:小学


👉夜廻的实力

很弱,在蜈蚣没有被拆神社的情况下大概是全场最弱. 不过对付那些小喽喽大概还是绰绰有余的,但是在和山神的手下那只手的对决中可以看出夜廻打得真的很吃力啊.
你行不行啦!
但应该在工厂的话攻击力会有加升?毕竟山神都不敢直面闯.
或许还是因为夜廻四舍五入还是算一个小镇的守护神,在山神除开自己的领地以外的地方还是不太敢打的.

👉夜廻的性格

感觉是那种干什么都很无所谓的吧,中立偏善良态度,但又非常的看重约定的类型. 脾气还是算很好的,毕竟在小说里被多次怼都还能无动于衷. 十分关心孩子们,并且在意在夜晚瞎逛的孩子们的安危(大人们就算了懒得管),会用袋子将孩子们抓走放进他所认为安全的工厂,是一个非常非常好心的神明,想必对自己身为衰神走哪哪出事的身体特性也非常的无奈吧.
在小说里的很多部分都把夜廻体现的是一个旁观者,一直呆在主角的旁边观察她的安危,并且只在她有危险的时候才出手保(bǎng)护(jià).
而对于孩子们大概是十分疼爱和无奈的态度、沸点也很低,一看到小孩子想跑出自己的领域就会一着急变成肉团状态攻击人(。
而肉团状态大概是攻击形态吧.


👉夜廻的人际关系

被姐姐拜托了要救妹妹,在事件完后莫名其妙的就变成了家养型夜廻了(?)
绑架了妹妹好多次,搞的妹妹也习以为常了(“好巧啊你也被夜廻抓来了啦”)
应该是很讨厌蜈蚣的,原因不明,但反正就是超凶. 但应该只是小孩子之间吵架的那种讨厌,如果要打起架来的话还是会联手的.
对,联手打山神(。)山神是大坏蛋!把他打死!


大概就是这些吧,也许偶尔还会更新一下?反正我要说的最后一句话就是,


爱生活,爱夜廻!

换了个头像!!!感觉自己超可爱!!!!
画手是名为堡主的爸爸!!!
画的是这里自设的夜廻!!!!

某个妖怪所度过的夜晚 -3.缘天尊-

*不要问我为什么就这货是拟人
因为他不拟人的话真的很魔性啊!
下一篇重新夜廻视角!试图开始以神明们的视角来讲述一代的故事!



趁着月色将最后一片叶子扫出自己的视线范围后,缘天尊终于得到了一份可以短暂休息的时光.

轻轻叹了口气,缘天尊将扫帚放在一旁,便不由分说的随便找了个能歇息的地方,也不顾是有多脏乱的就直接坐了上去. 他不是个很在意琐事的神明,很确切来讲是非常的大大咧咧. 月光很恰好的散落于脚边,伴着一丝丝不仔细察觉就会错过的微风,慢慢感受着这难得的闲暇时光,缘天尊抬起头,重新开始打量起自己的这个神社.
并不是错觉,不知是从何时起,会来到这个神社里祭拜的人越来越少. 来祭拜的人的数量越少,贡品也会变少,不得不说,缘天尊已经快一个月没有拿到什么像样的贡品了. 当然,这是将偶尔的一些过路人所留下来的垃圾除外. 自己总不可能吃垃圾吧,缘天尊摸了摸肚腩,再次感到了一阵乏力的消沉.
虽说自己确实是一个正经的神明,但是如果再一直没有人来这里祭拜,迟早也会不行的. 绿色的青苔已经爬上了门口鸟居的底部,不由得令缘天尊感到一丝恐惧,神社内部的垃圾和落叶也是不知疲惫的出现着,而某些可恶的小虫子也在肆意地乱爬着,他们用自己精心所结成的网来表达对于这位已经快失去所有信徒了的神明的不屑.
如果可以的话,缘天尊真的很想拿起自己的剪刀,对着这些该死的小生物就是一顿乱剪. 但是无奈,他们并没有干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只是单纯的在一个小角落建造着属于自己的一个家,如果缘天尊真要像刚刚那样来做,那理亏的,反而是缘天尊他自己.
伸出自己的那只与凡人相比过于粗壮的右手,缘天尊狠狠的挠了挠自己的头. 会失去信仰的理由缘天尊心里还是很清楚,通往神社的唯一道路正在被拆除,而在拆除后的那片废墟里将要改建的,将会是是那个地方人迹罕至的水坝. 等到那座水坝建起,也只剩下爬上山后闲的无聊于是自行开辟新路的登山者,才会看到这座神社了.
缘天尊自然是不喜欢那水坝的,但关于水坝对小镇的重要性,他还是略知一二. 再碍于自己本来就容易心软的原因,根本拿不出去阻止小镇上的人修建水坝的勇气.
而偏偏也在这个时候,不知是不是看准了时机什么的,那位一直居住于这座山上的令人厌烦的山神老大爷,近些天来似乎也是比以往还要激动. 以前向来都是由自己来压制他的,缘天尊并不弱小,关于压制一位山神这种事还是绰绰有余的,但那是以前香火鼎盛的时期. 而如今,就算身后的那把剪刀依旧锋利,缘天尊也没有非常大的勇气,可以与这位老大爷起正面冲突.

「啊啊…烦死了啦——!」

烦心事是越想越多,缘天尊虽然主调是慈善为怀,但这并不妨碍他的暴脾气. 忍耐不了自己的烦躁,缘天尊终于用着自己最大的声音发出了怒吼. 随手捡起了一个铁罐,用力的朝神社的正中央扔去. 铁罐打击与大理石之上,至少还是发出了令人感到一丝愉悦的声音.
对着那可怜的大理石与铁罐,缘天尊停顿了数秒,仿佛将心中的怒火发泄殆尽,或是觉得这样也只是自讨无趣,只好俯下身拔了一根狗尾巴草,将它塞入嘴里. 缘天尊终于抬起头来,正好迎面对上的,是那道在深蓝之中显得格外普通的明月.

至少这个夜晚,还是平安无事的.

将狗尾巴草轻轻的摇晃着,缘天尊百无聊赖的这么想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