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赫

cn坠落莲的世界第一无脑夜廻吹!

某个妖怪所度过的夜晚 -4.夜廻-

*我!终于进入了主线了啊!
试图让夜廻篇和蜈蚣篇的时间轴一致…尽力
本系列以大于周更小于月更的速度更新.还请不要太过的期待(啥啊



夜廻心头有点闷闷的.

它能确定自己应该是干了一件好事,但却完全不知道接下来该做些什么. 这种迷茫的感觉对于夜廻来讲是非常久远的事了,毕竟隔壁的那位山神先生已经很久没有再次寻找祭品了,一片平静之中,夜廻也甚至在这漫长的平安里,迷迷糊糊的认为本来生活就是应该这样的.

所以它又怎么会想到,山神这次一抓,就是两个人,而这其中一个人,竟然还能逃出来.

棕色头发的女孩子的哭声没有停过,从她入从天而降一般的出现在夜廻面前,到后面稳稳地来到了这个算是安全的工厂,从头到尾,她的眼泪就没有停过.
夜廻站在她的身后挠了挠头,他很想蹲下来,面对面着这个女孩,认认真真地询问她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但无论从哪方面来看,女孩大概都没有处在一个可以心平气和的告诉它事情起因经过的状态.
夜廻叹了口气,俯下身拍了拍地板,索性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朝着工厂门口的方向不耐烦的瞥了一眼. 那个被关在工厂外的,原本是与少女一起到来的男人仍然不知疲惫的发出着令人心烦的喧闹声,他拉扯着门栏,试图破门而入,老旧的铁门不断发出了痛苦的呻吟,但那个男人并没有在意,反而是更加变本加厉的吼着那些夜廻听得莫名其妙的话语.
关于你女朋友去哪里这件事,我怎么会知道啊…
大多数的成年人已都是如此,只要看到长相凶恶的生物就会本能地觉得它是带来一切灾难的罪魁祸首,夜廻已经无数次经历过这种事情了,早已习惯. 但和一个女孩子一同听着这烦躁的叫声,却还是第一次.
夜廻从还没有坐热的地板上又重新站了起来,它低下头端详着这个女孩子,说实话,她的年龄完全算得上一个少女,已经不是自己所管辖的年龄范围了. 夜廻它只是想找那些和自己年龄相当的小孩子,在夜晚降临之际好好的保护他们. 而对于这种比自己要来着大了许多的少女,夜廻完全束手无策.
它再次挠了挠头,倍感尴尬,但也还是没有办法,只好继续等着这孩子停止哭泣. 它蹲了下来,面对面的看着坐在石墩上的少女,思考了半晌,最后也只是决定伸出一只手来摸摸女孩的头.
女孩低着头,任由着夜廻摆弄着她的头发. 摸着头的夜廻感觉女孩似乎深吸了一口气,接着,再慢慢的吐出了言语.

“……你是什么?”
那一下,夜廻差点感觉自己呛到了口水.

女孩终于张开了嘴,正视着夜廻的眼睛. 这实在是太过突然了,以至于让夜廻感觉到了过多的惊讶. 盯着自己的那双眼睛,是双很漂亮的眼睛,和夜廻的不同,这是一双人类的眼睛,明亮,清澈,仿佛可以从中看清世界的倒象. 虽然眼角还残留着方才的泪水,但这并不妨碍它们的美丽.
夜廻端详着这双眼睛里倒映出来得自己,喔,不能算上好看的身姿,肥硕的、灰暗的,再加上两个破破烂烂的麻布袋,乍一看就像是一只巨大的苍蝇. 夜廻感到了比刚刚二人沉默还要令人窒息的尴尬,也许它应该蒙个面,使自己不要如此丑陋的出现在女孩的面前.

我们是一个妖怪,住在小镇里的妖怪。”
夜廻伸出手在空中比划着,试图表达自己的意思.
但女孩并没有明白,而是一脸困惑,带着些许的惊讶再次问道:
“………你在说什么呀?”
“妖怪,是妖怪哦。你难道没发现吗,你这个小镇里全是……”

仿佛喉咙被卡住了一般,夜廻说不出话了. 它想起了为什么女孩如此的疑惑,并不是她不明白自己说的话里的含义,而是单纯的听不懂夜廻自己的语言. 自己并不会人类的语言,平时说的也都是妖怪之间所独立的语言,在她耳中,自己大概只是不停的发出一些奇怪的吼叫吧.
好吧,这算是我们的错。

夜廻叹了口气,一脸焦虑的摸了摸额头.

女孩则更为茫然,她歪了歪头,皱着眉盯着面前这个奇怪的生物这一系列奇怪的动作.

男人还在外面喧闹,刚刚女孩被抓进去前一不小心丢失的护身符,现在正成为了这个人叫嚣的资本.
某个比女孩年龄还要再小一点点的孩子,独自一人站在夜晚的空地上,捡起里掉落的手电筒,眼里充满了迷惑和不安.
懒散的打了个哈欠,百足神今天也在注视着那山上的神明,试图找出它的把柄,让它毁灭.

今夜的小镇,不如往日的那么平静.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