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赫

cn坠落莲的世界第一无脑夜廻吹!

某个妖怪所度过的夜晚 -3.缘天尊-

*不要问我为什么就这货是拟人
因为他不拟人的话真的很魔性啊!
下一篇重新夜廻视角!试图开始以神明们的视角来讲述一代的故事!



趁着月色将最后一片叶子扫出自己的视线范围后,缘天尊终于得到了一份可以短暂休息的时光.

轻轻叹了口气,缘天尊将扫帚放在一旁,便不由分说的随便找了个能歇息的地方,也不顾是有多脏乱的就直接坐了上去. 他不是个很在意琐事的神明,很确切来讲是非常的大大咧咧. 月光很恰好的散落于脚边,伴着一丝丝不仔细察觉就会错过的微风,慢慢感受着这难得的闲暇时光,缘天尊抬起头,重新开始打量起自己的这个神社.
并不是错觉,不知是从何时起,会来到这个神社里祭拜的人越来越少. 来祭拜的人的数量越少,贡品也会变少,不得不说,缘天尊已经快一个月没有拿到什么像样的贡品了. 当然,这是将偶尔的一些过路人所留下来的垃圾除外. 自己总不可能吃垃圾吧,缘天尊摸了摸肚腩,再次感到了一阵乏力的消沉.
虽说自己确实是一个正经的神明,但是如果再一直没有人来这里祭拜,迟早也会不行的. 绿色的青苔已经爬上了门口鸟居的底部,不由得令缘天尊感到一丝恐惧,神社内部的垃圾和落叶也是不知疲惫的出现着,而某些可恶的小虫子也在肆意地乱爬着,他们用自己精心所结成的网来表达对于这位已经快失去所有信徒了的神明的不屑.
如果可以的话,缘天尊真的很想拿起自己的剪刀,对着这些该死的小生物就是一顿乱剪. 但是无奈,他们并没有干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只是单纯的在一个小角落建造着属于自己的一个家,如果缘天尊真要像刚刚那样来做,那理亏的,反而是缘天尊他自己.
伸出自己的那只与凡人相比过于粗壮的右手,缘天尊狠狠的挠了挠自己的头. 会失去信仰的理由缘天尊心里还是很清楚,通往神社的唯一道路正在被拆除,而在拆除后的那片废墟里将要改建的,将会是是那个地方人迹罕至的水坝. 等到那座水坝建起,也只剩下爬上山后闲的无聊于是自行开辟新路的登山者,才会看到这座神社了.
缘天尊自然是不喜欢那水坝的,但关于水坝对小镇的重要性,他还是略知一二. 再碍于自己本来就容易心软的原因,根本拿不出去阻止小镇上的人修建水坝的勇气.
而偏偏也在这个时候,不知是不是看准了时机什么的,那位一直居住于这座山上的令人厌烦的山神老大爷,近些天来似乎也是比以往还要激动. 以前向来都是由自己来压制他的,缘天尊并不弱小,关于压制一位山神这种事还是绰绰有余的,但那是以前香火鼎盛的时期. 而如今,就算身后的那把剪刀依旧锋利,缘天尊也没有非常大的勇气,可以与这位老大爷起正面冲突.

「啊啊…烦死了啦——!」

烦心事是越想越多,缘天尊虽然主调是慈善为怀,但这并不妨碍他的暴脾气. 忍耐不了自己的烦躁,缘天尊终于用着自己最大的声音发出了怒吼. 随手捡起了一个铁罐,用力的朝神社的正中央扔去. 铁罐打击与大理石之上,至少还是发出了令人感到一丝愉悦的声音.
对着那可怜的大理石与铁罐,缘天尊停顿了数秒,仿佛将心中的怒火发泄殆尽,或是觉得这样也只是自讨无趣,只好俯下身拔了一根狗尾巴草,将它塞入嘴里. 缘天尊终于抬起头来,正好迎面对上的,是那道在深蓝之中显得格外普通的明月.

至少这个夜晚,还是平安无事的.

将狗尾巴草轻轻的摇晃着,缘天尊百无聊赖的这么想着.

评论(8)

热度(41)